金融新闻

高更辞世前的长篇手稿:去哭泣,去痛苦,去欢笑,去生

发布日期:2020-09-28 05:48   来源:未知   阅读:

左:《前与后》封面 右:手稿中的一幅绘画

手稿《前与后》中的一页图画

现在,我们可以去讲述这部手稿在20世纪的不为人知的“冒险故事”了。20世纪20年代中叶,Schwabach把它卖给了一位纺织厂老板Erich Goeritz。1934年,Goeritz因纳粹而逃出德国抵达英国,成为英国公民。从那时起,他积累了大量印象派与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后来将其中的一些捐赠给了泰美术馆与大英博物馆。

位于英国伦敦的考陶尔德美术馆日前收入了一件法国后印象派画家保罗?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去世前两个月完成的长篇手稿,其中包含了高更的约30幅原始图画,提供了一条审视其创作过程的新途径。手稿的文字部分在呈现高更关于艺术的见解之余,揭露了他对于和梵高分道扬镳的叙述。这件手稿原件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几经易主,最近才进入了考陶尔德美术馆,预计将于明年春季向公众展出。

Goeritz死后,几经易主的《前与后》不知如何落入了纽约艺术品商人约翰?弗莱明(John Fleming)之手。彼时,其估价达到8.5万美元。该手稿最终由弗莱明的孙子继承,最近他将其出让,以抵遗产税。

手稿《前与后》将在明天春季在考陶尔德美术馆中与高更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共同展出,届时考陶尔德美术馆也将在完成大修后重新开放。

(本文编译自《The Art Newspaper》)

责任编辑:顾维华

近日,英国伦敦考陶尔德美术馆(Courtauld Gallery)入藏了一件此前从未展出的保罗?高更(Paul Gauguin)的手稿。这件名为《前与后》(Before and After)的手稿篇幅长如书本,由艺术家于1903年2月时在波利尼西亚偏远的希瓦瓦岛上完成,两个月后,54岁的高更与世长辞。

值得一提的是,高更在手稿中提到了他和梵高在阿尔勒同住时的那9个礼拜,这次合作最终以梵高割下自己的耳朵而骤然收场。高更似乎意图在写作中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并将这场灾难归咎于梵高。

这件手稿中有将近30幅原始图画,根据英国“代税捐赠”政策(注:该政策允许个人向国家赠与有价值的物品来冲抵全部或部分继承和赠与税。这些物品会分配给公共收藏单位,向社会公众展出)分配给了考陶尔德美术馆,抵消了约650万英镑的继承税。这是二战以后英国公共收藏所获得的最重要的艺术家手稿之一。考陶尔德的收藏主要基于捐赠,囊括了从中世纪到现代的油画、素描、雕塑及其他作品。其中尤以法国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绘画出名。

手稿拥有引人注目的封面,上面用法语写着“去哭泣,去痛苦,去死亡/去欢笑,去生活,去享受”(To Cry, to Suffer, to Die/To Laugh, to Live, to Enjoy)。内封上贴了3幅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国贞作于19世纪50年代的版画,背面则是丢勒的一幅版画《骑士、死亡与恶魔》(Knight, Death and Devil),这些都证明了高更兼收并蓄的艺术品位。

手稿中的一页

高更曾希望自己的手稿可以在法国出版,就在他去世前不久,他将手稿寄给了身在法国的比利时批评家朋友安德烈?方丹纳斯(André Fontainas),不出所料,几乎没有人有兴趣出版这些文字,因为高更还没有成为明星。1907年,方丹纳斯将手稿给了高更的夫人梅特(Mette)。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编译

考陶尔德美术馆素描部策展人凯蒂?戈塔尔多(Ketty Gottardo)将《前与后》描述为“一半是回忆录,一半是宣言”。其中既有袒露内心的轶事,也有关于德加、毕沙罗、西涅克、塞尚的观点。

在《前与后》中,高更还对那些没能领会他才华的巴黎艺术评论家们发出了刻薄的评论,并且抨击了法国在波利尼西亚的殖民行为与教会当局。

高更在自己的波利尼西亚小屋里将《前与后》写在了一本接近A4大小的笔记本里。里面大约有213页书写整洁的笔记、8页完整的图画、2幅文本插图,以及19幅版画。

校对:张艳

高更曾将自己的素描描述为“我的私人信件,我的秘密”,因此,今期开码结果开奖2020结果,这些作品提供了一条审视其创作过程的不同寻常的途径。其中有一张草图可能代表了一幅自画像。考陶尔德美术馆将对手稿内容进行进一步研究。

手稿里贴着的浮世绘版画

1914年,梅特将手稿卖给了德国出版商库尔特?沃尔夫(Kurt Wolf),后者在4年后制作了一个小开本的摹本,并于这一年将手稿原件又转卖给了他的朋友、一位出身银行家族的出版商Erik-Ernst Schwabach,Schwabach在1920年时将其翻译为德文。

澎湃新闻获悉,手稿拥有十分注目的封面??上面用法语写着“去哭泣,去痛苦,去死亡/去欢笑,去生活,去享受”(To Cry, to Suffer, to Die/To Laugh, to Live, to Enjoy)。内封上贴了3幅日本浮世绘画家歌川国贞作于19世纪50年代的版画,背面则是丢勒的一幅版画。

尽管有摹本和抄本,但艺术史学家至少在过去的50年间都没有见到过原始手稿。然而,正如戈塔尔多向我们展示的,原始手稿揭示了更多的信息。尤其是,现在可以去确定哪些图像是草图,哪些是印刷。在一幅印刷版画的背面,还发现了一幅绘有小狗的隐藏图画。

Power by DedeCms